adil

"听闻公子治家有方,余生愿闻其详。"

Candy[乾坤正道][生贺]

可配合标题食用


[“如果我醒来看到的是你在我枕边,那我该有多幸福啊”]


“您好,这里是Candy bank甜品店,请问您要些什么?”
 

 “一杯卡布奇诺,不加糖”
   

    朱正廷用余光看着蔡徐坤。蔡徐坤一身黑衣,压低的帽子和口罩之间的眼睛有些冷漠,缺不可质疑的勾人心魄,手骨节分明,黑色的耳机线更加衬得它白皙修长。
     

    而此时此刻,这些美好事物的拥有者用他那双狭长的的眼睛盯着朱正廷,白皙的手在柜台上“叩叩”的敲响着。
   

 “好了,谢谢您,欢迎再次光临”朱正廷飞快地把奶茶放在柜台上,便立刻转头,假装干着别的事。
    

  “嗯,谢谢”对方将钱放在桌子上,便转头走出了店门。
     

     啊,连钱包都是黑色的呢。
       

     说起来,这位客人好像每天都会来,在这甜品店里突兀的点一杯不加糖的卡布奇诺咖啡就走,一来二去,也开始变得熟络起来。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
     

     朱正廷无聊的回想着

      

   “哟,老大,咋又去买咖啡了?”范丞丞在他还没进家门,便打趣到。
      

   “不关你事”蔡徐坤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整理着面前的资料。
      

       范丞丞也不是自讨没趣的人,重重的把奶茶放在桌子上,便走了出去。蔡徐坤有些生气的回头看,另一人早已没了踪影,整个屋子重归于安静。蔡徐坤有些无趣的拿起手中的咖啡,塑料的盖子在阳光下反着光,盖子的一角画着一只猪,看起来好像还是自己画的。
      

       蔡徐坤抿了一口,便放在了一边。卡布奇诺经过刚刚一番折腾,泛起了微波,在瓶子里荡漾着。
    

       明明只是甜品店出品的普通味道,但自己却每天不厌其烦的买一杯,难道是因为那个店长?即使不加糖,也觉得甜蜜。
   

        众生皆苦 唯有你是草莓味?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蔡徐坤自嘲的摇了摇头,又转头收拾起资料。

  

       蔡徐坤很多天没来了。
    

     朱正廷呆滞的看着门口发呆。上一次蔡徐坤和他交换告诉了名字,难道是为了告别吗?说来,自己也和他不熟,能这么道别已经很好了吧。
   

     真是奇怪,自己怎么总想到他?
  

  “您好,这里是Candy bank甜品店,请问您要些什么?”  透明的玻璃门被打开,朱正廷有些无精打采地说到。
   

“一杯卡布奇诺,不加糖”朱正廷熟悉无比的声音想起,他惊喜不已,表面上却装作平静的一溜小跑跑进了厨房,这一切被蔡徐坤尽收眼底。

     

   真是可爱啊。
     

“好了。对了,徐坤你前几天怎么没来?”脱口而出对方的名字,说完,朱正廷才发现此话有多么暧昧。对面的人却没反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并微笑。
      

  “盯着我看干嘛……啊对不起!话说您不觉得?这杯卡布奇诺没有放糖呢”惨了,这辈子的脸都丢完了,朱正廷脸颊烧红着想
     

      蔡徐坤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正想评价
      

       这味道怎么?
       

       专门去学了做卡布奇诺吗。
      

       蔡徐坤停顿了一会“不会苦,味道很好,因为……”
      

       朱正廷刚想回问,却只发出了一个暧昧的音节,便被悉数吞回口中,他脊背与冰冷的墙壁相碰,被蔡徐坤抵在墙上。
      

      唇舌互相缠绕,一开始只是轻轻的吮吸,渐渐的,蔡徐坤不满足于此,牵引着朱正廷的唇舌纠缠在一起口中的卡布奇诺与唾液交织在一起。朱正廷只感觉肺里的空气被抽空,浑身无力的靠在蔡徐坤身上。
     

      嘴唇分开,抽出一条暧昧的银丝。当朱正廷感到窘迫不已,想要推开蔡徐坤,才发现自己早已全身没了力气。蔡徐坤将头靠在朱正廷肩上,温热的鼻息打在耳朵上,嘴里已没了卡布奇诺的苦涩,尽是暧昧的甜蜜。
      

   “这样就不会苦了呢”



――――――――
一个短打,大家不要嫌弃我(´△`)
我们猪仙正正生日快乐!

    

Flipped【权贵坤廷】

Flipped【权贵坤廷】

*严重ooc

*哨兵向导设定

*科幻向

*部分梗来自微博大大@V-lunna

 

预告

 

“喂 哥你f…f….”

‘闭嘴吧你,也不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朱正廷又看了看外面,机架上厚重的暗黄色护照将机甲全身覆盖,手中的聚能枪能量条已经满格,枪口冒着若隐若现的红光,斜指着天空中的飞机。两边都是全部戒严,战火一触即发。
      朱正廷小心的将淡蓝色的精神力释放出来,形成一层淡蓝色的罩子,将他和黄明昊包围在内,不会被人发现,这才将手放下。

“这….情况有点麻烦啊。我们现在肯定是联系不到徐坤哥了,丞丞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得不被发现的走掉肯定很难”黄明昊皱了皱眉

“哪只有点,我们两个就算是有攻击力的顶级向导,出去也会立刻被打成筛子,就算我们两个都把名字改成‘傲天’也不行”朱正廷小心的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唔……让我看看……”

 

 

 

TBC

 

请叫我挖坑小能手嘻嘻

其实好像也没人想看

我真的 他俩也太甜了 我真的他妈磕爆 

真的是 我蛀牙或得糖尿病 他俩得负责

北极圈女孩决定自己动手 丰衣足食

开始搞个粮

大家对不起要开学了所以可能以后都是双休时才能更了,希望大家能一直喜欢我这个小透明(笔芯)

磕cp成瘾
(王子异只是因为自己和一个粉丝的事,没有恶意,但也不会再投了)

        其实我之前情人节是其实是有准备贺文,但是因为没完善所以一直没发出来(喂)长话短说其实这次的情人节脑洞其实是王炸的恋与制作人的脑洞,本来想写小短篇的结果越写越长就来不及发了,先问问有没有人想看。(下面是预告)

黄明昊 饰 周棋洛

"我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做到的!"

片段试读:

        我正在看着空中的的红球会花落谁家,却没想到那个小丑却紧紧地抓住我的手,往公园深处跑。

         "找到你了"熟悉的清亮的声音传来,"你,你是......"我还想说什么这个小丑却不由分说的将我拉到一个无人的僻静凉亭里面。

        小丑摘下头套,几片樱花落在那熟悉的,被阳光照得发白发亮的一头璀璨的金发。"恭喜你,蓝色的球里是黄明昊!现在.......他来给你送奖啦"黄明昊笑着注视着我的眼睛说。

(以上剧情取自游戏«恋与制作人»角色周棋洛约会剧情«赏樱之约»部分剧情)

   

    朱正廷 饰 许墨

   "我贪得无厌,想要你的全部。"

片段试读:

        我的心脏如擂鼓般跳得飞快。想起刚刚的情景,我的脸又迅速变得绯红。

      我摇了摇头,用勺子轻轻将锅里表面的粥装起来。装好后,我又用嘴吹了一会,确定粥已经变温了之后,我才拿着粥出去。

      外面的客厅空无一人,窗子被打开,吹进冰凉的晚风,沙发上是仍带着朱正廷气息的沾染着血的白大褂。

       我有些失落地坐下,将凉好的粥放在桌面,轻声说"这么快就走了吗......"温热的气息打在我脸上,我猝不及防的被一个人抱在怀里。"朱......朱正廷?你不是走了吗?"我没有走。"他轻笑着说,"还是......你这么想赶我走?"

朱正廷将头靠在我的颈窝处,对着我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以上剧情取自游戏«恋与制作人»角色许墨约会剧情«危机之约»部分剧情)

 

   范丞丞 饰 李泽言

"我只想在你的世界中称王。"

片段试读:

       范丞丞的嘴角突然扬起一丝弧度,我突然有些呆滞,不得不说,他笑时真的很好看。我看到他的睫毛似乎沾染上了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夕阳下闪着光。

       我凑到他的眼前,进到能清楚的看见他纤长的的睫毛在我眼前翁动着,我突然有些害羞,把头转了过去。

       "在想什么?"范丞丞温柔的揉了揉我的头发注视着我的脸。

   (以上剧情出自游戏«恋与制作人»角色李泽言约会剧情«游艇之约»部分剧情)

    蔡徐坤 饰 白起

"你和信仰,我都会誓死守护。"

片段试读:

 

       蔡徐坤突然停下来,定定地看着我,我被他盯得有些脸红,想往前走,却被蔡徐坤一把拉近他的身前。手指轻轻的抚过我的唇尖,最后停留在嘴角后轻轻拿开。在流浪歌手的歌手映衬下,显得更加的暧昧。

      我有些恼羞成怒"蔡徐坤,这是在街上"我有些生气地望着他说。"那又怎么样?"我正想反驳他,他却双手揽住我的腰,将我禁锢在他的怀中,炙热的气息铺面而来。

    蔡徐坤靠近我的耳朵,唇齿之间让我浑身酥麻,像有一股电流穿过全身:"不要乱动,你这样像是在勾引我呢。"

   (以上剧情出自游戏«恋与制作人»角色白起约会剧情«探病之约»部分剧情)

(部分细节有改动,请谅解。)

(ps:白起和蔡徐坤都是我的!!!)

       

     

    

        

    

   

    

accidental[蔡徐坤×朱正廷][ABO]part.2

*ooc预警

*副西皮皇权富贵

*私设:AO十五岁时就能检出

*皇权富贵逆西皮预警

*私设:坤坤比正正晚出场

part.2

      [But every once in a while......you find someone who's iridescent.]

      [总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

        

         他好像生来就是人群的中心。

         蓝色的外套无风却嚣张地飘动着,黑色的尖头皮鞋泛着光,银灰色的发丝下是如妖孽般的上挑的眼眉和高挺的鼻梁,如磁铁般吸引住了全场目光。任谁看,都是强劲的对手和不好惹的家伙。

         朱正廷有些不怠的朝噪音的来源看去,他第一次看到了那个人,那个让他耗尽一生去爱的那个人。

         不经意间眼神相碰,那好像是穿过无尽的时间长河和亿万光年而来的目光。深情款款如奇迹般降临到朱正廷头上,朱正廷感觉时间在那一瞬间被无限拉长,好像那一瞬间,只有他们两个在这舞台上。

         阿佛落狄忒之箭划破长空,越过禁绝的边缘线,扎在心上,画地为牢。                        当朱正廷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对视过于暧昧和危险,有些慌乱落魄地避开了蔡徐坤炙热的视线。

         他目送着蔡徐坤走上了出道位的高处。那一瞬间,朱正廷突然觉得他永远也触碰不到蔡徐坤。

         他和蔡徐坤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可惜当朱正廷明白这不止是友人之间的感情时,已为时已晚。

         

        蔡徐坤第一眼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朱正廷。

        如小鹿般漆黑而澄澈的眼眸,姣好的容貌,似有似无的好闻的信息素味道,以及---纤细的腰肢,只看一眼也能知道是个优质的ome

ga。

       而这些美好优点的拥有者,此时正盯着一处出神,一双漆黑的眼眸也失去了聚焦。下一秒,这双眼眸毫无征兆地向他看来,两人眼神交织在一起,空气突然炙热起来。

        在森林里,一只蝴蝶轻轻扇动翅膀,繁华的都市上空,一场暴风雨正在慢慢的形成。

         蔡徐坤有些尴尬,刚想避开视线,却不想对方并无移开视线的打算,alpha骨子里的骄傲被激发出来,蔡徐坤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朱正廷却慌忙躲开了他的注视,蔡徐坤的视线没了瞄准点,心中莫名有些落寞。

         蝴蝶稳稳地落在另一片叶子上,那场暴风雨最终也没落下。

       蔡徐坤着迷的看着朱正廷跳现代舞时的身姿。omega柔软的身姿对在场的alpha来说几乎与看x片无异。蔡徐坤有些嫉妒的看着其他的alpha。

      朱正廷只能是他的,只能属于他蔡徐坤,要让这具纯洁无瑕的躯体染上他的颜色与印记,要让这修长的脖颈露出如将死的天鹅般美丽的曲线。蔡徐坤自己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想法

       可惜当蔡徐坤明白这不止是友人之间的感情时,已为时已晚。

       
         我之前说了一百粉写篇昊丞,但你们都不理我(哭唧唧)再问一下,你们有没有来点梗的啊?

         

       

       

       

        大家新年快乐!这一两天我可能更不了所以先给大家画饼充饥一下。
        一百粉就写篇昊丞,大家想accidental的番外还是另外的小短篇?
(ps:这个不是第二章预告,还要隔几章可能才能看)
       最后一句废话:大家过年要快快乐乐,好好过啊!
      (河蟹了可以走链接)

accidental[蔡徐坤×朱正廷][ABO]part.1完整版

*ooc预警

*副西皮皇权富贵

*私设:AO十五岁时就能检出

*皇权富贵逆西皮预警

part.1

[I just want undivided attention, for one.]

[我只是想拥有你一次心无旁焉的注意。]

五个巨大的蓝色字母映入眼帘,吸住了朱正廷漫无目的乱漂的目光,也吸住了其他其他六人的目光。

“唔啊!我们可以自己评级耶!”李权哲兴奋的大喊,而朱正廷早已轻车熟路的拿了几张递给几人。“我跟你说,那个……谢了,哥”Justin在和范丞丞开什么好笑的玩笑,突然被打断,小孩眼角也不乐得挤在一起却也嘟囔着应答了几句。

朱正廷凝神着大大的的A。自己已经要二十岁了,年龄一点一点增加。自己作为一个Omgea,付出了比其他人要多许多的努力,他必须得到这次机会,必须拿到center。在不查觉间,手中的衣角被攥的皱巴巴的。

一股浓浓的朗姆酒味突然充斥在空气中,朱正廷皱了皱眉“哎,把你的信息素收一下。”朱正廷用指节叩了叩Justin面前的镜子。Justin才成为alpha不久,还不太会控制信息素,这么一下让在场的Omgea腿都有些发软。但朱正廷没察觉到的是,在这股信息素肆无忌惮的冒出来时,几乎不可闻的停滞了一下的范丞丞。

    

       当蔡徐坤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时,现场立刻就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

       是啊,蔡徐坤好像生来就是要成为人上之人的。拥有优渥的家境,血里流淌着顶级aplan的基因,可以在艰难的生存站选秀节目里保持优秀的成绩出道,却退出组合去外国留学,这次来参加节目当然引起了讨论。

       讨论的声音透过墙传进候场区。蔡徐坤如没听到般,有些恍惚的拿起等级贴。在多久以前,他也是像现在这般,可曾经的自己有着亲人和朋友的陪伴,可现在的自己,却是孑然一身。外面的嘈杂声传入蔡徐坤的耳朵,他自嘲的地笑笑。

      自己如果真的有那么好就好了。嘴上说着说着不会累,而又有谁是不会累的

      再试最后一次吧,这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闪闪发亮的黑色皮鞋在演播厅地板落下。

完整版来了(笔芯)